申紀蘭:半個世紀的人大代表
發布時間:2019-09-18點擊數:326

?

申紀蘭,1929年12月出生,山西平順西溝人。1952年、1979年、1989年兩次獲全國勞動模范稱號。1983年獲全國三八紅旗手稱號。2007年獲首屆全國道德模范敬業奉獻模范稱號。2018年1月31日,申紀蘭當選為山西省出席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至此,申紀蘭是全國唯一一名連任13屆全國人大代表。

男女同工同酬在太行山下的小山村率先實現

申紀蘭所在的山西省平順縣西溝村過去是“光山禿嶺亂石溝,十人見了十人愁;旱澇風雹年年有,莊稼十年九不收”。在東西長7公里、南北寬5公里的土地上,有大大小小239條干涸貧瘠的溝壑,332座光禿禿的山頭。自然條件如此惡劣,在許多人看來,這絕對是一個“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在申紀蘭的家鄉,有一句流傳甚久的說法:“好男走到縣,好女走到院”。

1951年,西溝村成立了初級農業生產合作社,申紀蘭被選為副社長。當時社里勞動力短缺,社長李順達鼓勵申紀蘭發動婦女下地勞動。

“動員婦女真難呀!”那年才20出頭的她,召開農業社婦女大會,動員村里婦女下地干活。可是到會的還不到一半人,就連那些過去婦救會的積極分子很多人都打了退堂鼓。申紀蘭只好挨家挨戶去說服。不僅男人們不支持,就連婦女們也覺得出來勞動不如在家看孩子給男人做飯,工作進行得很艱難。

村婦李二妞是村里出了名的“不出門”,手腳慢不說,對村里的事情也沒什么熱心。要是能讓李二妞下地,其他人的工作就好做了。想到這,申紀蘭起身去了李二妞家。

剛進她家,申紀蘭就問:“家里有人嗎?”李二妞在里頭說:“沒人。”村里的婦女就是這樣,只要男人不在家,就當自家沒人。婦女在家里沒地位,在社會上咋能有地位?

剛開始,對于下地干活這件事,李二妞是很抵觸的。她說:“你進步,你去下地。我活了半輩子,死了就是一輩子,解放不解放無所謂。”

申紀蘭急了:“他爹(李二妞丈夫)瞧不起你,你能怨誰?你要勞動了,就能掙上工分,多勞動多掙工分,想換件新衣裳就換,不用靠他爹!”

第二天,李二妞真的扛個鋤頭下地了。原來婦女們都不相信她能來,一看連她都來了,全村婦女也就都下地了。

然而,即便人都來了,積極性還是不高。除了男人們阻攔之外,覺得掙不了幾個工分也是個重要原因。當時,婦女一天掙5分,男人一天掙10分,兩個婦女只能算一個男勞力。這種按性別劃分的計分方式,婦女們當然就沒有積極性。只有男女同工同酬,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申紀蘭決定在村里組織婦女和男人比賽。往里撒肥,以前都是婦女們裝肥,男人們撒肥。撒肥是個技術活,不容易撒勻,申紀蘭和婦女們下定決心要在這里跟男人們比一比。他們各要了一塊同樣大小的地,比誰能先撒完,并且撒得又快又好。要贏在體力和經驗上有優勢的男人,關鍵在于使巧勁。在申紀蘭的帶領下,女人們先把地劃成行,然后一行一行地撒肥,撒進去的肥料又勻又實。不到晌午,女人們就干完了自己的地。

反觀男人們,他們是干一干,歇一歇,抽袋煙,到晌午也沒干完。一看婦女干完了,他們有些后悔,后悔不該抽那幾袋煙。第一次,女人們掙到了10個工分,和男人一樣多。就這樣,男女同工同酬,在這個中國太行山腳下的小山村里率先實現。

“是我離不開西溝”

申紀蘭的故事在全國激起熱烈反響。男女同工同酬作為一個重要的政治命題得到廣泛關注,并受到了黨中央的高度重視。后來召開的第一屆人代會,則把男女同工同酬正式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國家保護婦女的權利和利益,實行男女同工同酬。”

從那時起,申紀蘭的人生增添了許多傳奇。她曾先后13次見到毛主席,赴蘇聯見過斯大林;她作為新中國婦女代表,到丹麥參加世界婦女大會;越南領導人胡志明、朝鮮領導人金日成接見過她;美國著名記者斯特朗采訪過她;蘇聯青年英雄卓婭的母親給她寫過熱情洋溢的信。名氣大了,但申紀蘭勞動的本色沒有變。

申紀蘭也曾做過“官”,1973年,組織上任命申紀蘭為省婦聯主任。省婦聯主任論級別是正廳級,當然該享受正廳級待遇。當省領導提出給她轉戶口、定級別時,申紀蘭謝絕了。她說:“我的級別在農村,我的戶口只能留在西溝。”還有一次,她的丈夫從部隊轉業安排在長治環保局工作,曾悄悄地把她的戶口遷了出來。申紀蘭知道后,第二天就從派出所把戶口追了回來。為了西溝,她放棄了“農轉非”的機會。

1983年,申紀蘭堅決要求不再已擔任了10年的省婦聯主任職務回到西溝,她說:“在農村干,比在城里做官更能出上力。”其實,這10年中她也沒有離開過西溝。每次去省城開會,都是帶著干糧步行走到縣城,再乘長途汽車趕到太原。辭去省婦聯主任后,她又當選為長治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并連任至今,同樣還是從村里趕到市里開會,散了會又回到西溝。申紀蘭說:“不是西溝離不開我,是我離不開西溝。”

“不勞動,還算甚勞模?不和人民在一起,還算什么人民代表?”熟悉申紀蘭的人都記著這句格言式的話。

要富就得帶領群眾一起富

申紀蘭始終生活在人民群眾之中,與群眾同甘共苦。為了西溝的發展,她帶領西溝人艱苦奮斗,開拓進取。

2001年6月,西溝村打出了自己的第一眼機井,這使為打井連續奔波勞累了不知多少個日日夜夜的申紀蘭感到了無限的欣慰。西溝自古就是個“水貴如油”的苦地方,有了這股水,已是70多歲高齡的她又增添了許多心勁。她把自己獲得的全國“保護母親河”波斯登獎2萬元獎金全部捐獻給了村里的打井工程。

50年代,西溝村有一個鼓舞人心的遠景規劃:山上綠油油,牛羊溜山溝,走路不小心,蘋果碰碰頭。

今天,申紀蘭說起未來的西溝,又有了另一則順口溜:栽上樹,修好路,搞好農業吃飽肚,鄉鎮企業邁大步。

如今的西溝果木成林,桃、杏、棗、核桃、蘋果大約10萬棵,全村戶均30畝林坡,西溝的山已成為一座“綠色銀行”。

1997年,西溝和山西安泰集團共同投資200萬元辦起了山西安泰紀蘭飲料有限公司,主要生產“紀蘭”核桃露飲料。勞模名字作商標這也成了太行山里的新鮮事。第二年,黨支部又決定把這個公司加入當地的名牌企業山西廈普賽爾集團,以共享其市場資源,帶動綠色發展。

1998年8月,西溝村和一個個體戶合股成立了山西紀蘭產業公司,公司下屬的集餐飲、住宿、娛樂為一體的“西溝人家”相繼在省城開設一部、二部。“西溝人家”以其獨具特色的山村野味和文化魅力,吸引著大批顧客,既取得了良好的經濟效益。

2000年,西溝農村經濟總收入達到1500萬元,糧食總產量達71萬公斤,農民人均純收入達到2020元,較80年代初增長了30倍,成為平順縣首富村。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胡錦濤在考察西溝黨組織建設時,稱贊西溝黨組織是帶領山區農民群眾脫貧致富的一面旗幟。

申紀蘭愛說的一句話是:有了好頭頭,群眾不發愁。這好頭頭就是黨支部,就是共產黨員的先鋒帶頭作用。

十一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期間,習近平與申紀蘭等代表親切交談

【關閉】

上一篇: 于漪:育人一代師表 教改一面旗幟

下一篇: 上海“全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先進縣” 擬推薦對象公示

版權所有2016  上海市關心下一代網站   地址:上海市岳陽路265號   電話:64371946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滬ICP備08012383號-3
35选7开奖结果